宜蘭縣立委參選人吳紹文一步一腳印爭取選民認同

【記者林柏夆/宜蘭報導】

   距下屆立委選舉投開票日只剩10餘天,宜蘭縣登記8人參選人無不卯足全勁,全力以赴作最後衝刺,角逐一主席立委寶座。關心農業議題的吳紹文代表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出征,出生台北市的她,兩年多前定居宜蘭,號召志同道合的伙伴在員山鄉租地以無農藥方式種菜耕田,成為現代新農民,投入選戰她以【阿醜鹹粥車】,穿梭在縣內大街小巷拜票,每到一處別具一格的宣傳車令人眼睛一亮,也成為另類選舉方式,她並無任何資金上援助,不作負面文宣、不打口水戰,要以最誠懇、最乾淨的方式向選民爭取選票,就如同她熱愛土地般,要以安全無農藥方式耕種。吳紹文說,未來她進立法院後除了農業議題外,老人長照問題以及稅改問題都是她的政見,她認為大財團繳稅有的不到12%是非常不合理。這段時間勤跑各地,她的政見也逐漸獲得選民支持。吳紹文對自已有信心,她說,農民翻身的時候到了。

    吳紹文表示,綠黨本來推薦的是在梨山種果樹的李寶蓮,但是這個時間,阿寶種水果山上農忙;我種水稻,正好有閒,自告奮勇的出來選,不讓農地農用的議題中斷。吳紹文說,宜蘭在(2015)九月十日發生一件很可笑的抗爭,反農舍管制,出來抗爭的是農會、土地仲介、還有議員--民進黨的議員。農舍管制是民進黨籍縣長林聰賢的政策,民進黨的議員出來反;而農會,應該保護農民的,也出來反。 宜蘭十二個鄉鎮市,扣掉兩個原鄉,十個鄉鎮市農會全動員了,這個現象太奇怪了吧。由這個情況推論,蔡英文就算當選了總統,她支持農地農用、農業基本法,但是立委不支持呢?老農派的利益掛鈎那麼深,可能性太大了。
所以,一定要出來選,而且選票還要達到一定的數字,讓政府不能忽略、輕視這股民意。我們宜蘭八選一,有夠熱鬧。 其中一位是不動產建商,他買了一甲農地,結果被劃為濕地保護區受管制,不能蓋房子,他的計畫,本來是拿十分之一的一分地蓋集村農舍來賺錢。不能蓋房子,那塊地連750萬都不值。所以他要出來選,把損失爭回來。我宣布參選之後,國民黨的候選人李志鏞掛出了「支持農地農用,農舍自由買賣,維護農民權益」。這個邏輯不但不通,還有夠怪。但是,因為支持農地農用的態度,政治正確,沒有人敢不跟進,所以就在「農地農用」之後,再加一句「農舍自由買賣」。農地就是因為「農舍自由買賣」才變得不能農用,不是農民的人買農地,農地還能農用嗎?這實在太荒唐了。觀察社會意見,整個社會都贊成農舍管制,但我們在宜蘭依然被塑造為「少數人」,因為我們沒有地,算是新來的移民,我們很認真的種田,卻不能算農民,我們的意見也不能代表農民?

   吳紹文指出,反農地農用,其實才是真正的少數人,但這撮人的力量最大。連李登輝當總統的時候都搞不過老農派立委,在農發條例開了後門,以致農地濫用,我們的政府,從來沒尊重過農民,農業地位低落,農業政策不健全,經常拿農地來解決財政問題。台灣的政府,沒錢 就賣地,用區段徵收、強制徵收的手段,把農業用地改成非農業用地,換錢還債。中央如此,地方也一樣。農地可以買賣,不可以買賣,要徵收就徵收,一切都政府說了算。農民這樣被玩了一次又一次。農村犧牲了。我們必須還給農民正義,政府甚至得有一個合乎體制的道歉才行,我們的國土,完全沒規劃。農委會估算,我們必須有84萬公頃的農地,才夠使用,現在只有65萬公頃的農地,還包括了旱地、山坡地、上面蓋了房子的農地,農地區位沒有標準,也沒有任何手段來保護。對農民更是缺乏照顧,農民沒有退休金,有的只是老農派立委每年吵的老農津貼、災害補償。可是老農津貼,就算年年吵年年加,一個月還不到一萬元,夠生活嗎?最近在貨貿談判,中國的農產品都要進來了,之前的WTO,進口米來了一大堆,我們還可以拿去給軍人、犯人消化。將來的TPP,進口米必須上市上架。怎麼辦?我們政府對農業的保護等於零。我們講台灣獨立,這裡頭有意識形態、有感情因素,但現實上,獨立就是得糧食自足、資源自足、經濟自足,不然獨立全是空話。我進了立法院,目標就是推動國土計畫法、農業基本法通過,把農發條例的漏洞補上。

吳紹文又說,宜蘭農業處有一份統計。新建的農舍,有八成以上,在三年內轉讓。意思就是說,管制期滿馬上脫手,這不是炒作,什麼是炒作?他們主張管地不管人。可是你會相信不種田的人,買了農地會去種田嗎?所以,我們主張管地也要管人,農舍不能自由買賣。今天,像我們這樣種田的人,反而買不到農地,價錢被炒的太高了,也沒人願意把農地租給我們,因為他們的地是由375減租耕者有其田來的,他們害怕舊事重演,這次輪到自己把地租給別人之後地不見了;所以地可以讓別人種,但就是不能簽約。另外,依據規定,全國總預算得有15%用於農業,但現在只有7%,大多數用在老農津貼和休耕補償。因為農民沒有退休制度,不像勞保漁保軍公教退休保險,這樣對種田給全台灣人吃的農民不公平,政府還鼓勵休耕,不耕作反而有錢拿!台灣應該要鼓勵雜糧復耕才對。台灣以前是有種小麥和黃豆的,全因為美援而消失這些種植技術和農地,立法院得儘快通過國土計劃法、農業基本法,在農業政策上,推行計畫生產,農地則應有整體的規畫,讓生產與生活分開,維持完整的耕地,農民則集村在耕地周圍,還得修正農業系統。我自耕自產自銷,還有盈餘,但農民只要扯上了農會、盤商,加入他們的系統,賺得反而比我少,可見法規大有問題。農會、盤商有他們一套機制,控制農產品價格,剝削農民。我們不能把農業當成夕陽產業。不能任憑國土計畫法、農業基本法躺在立法院動都不動。我主張農業政策,屬於國安層次,對國家好,對農民好。宜蘭自黃煌雄、林義雄、陳定南以來,就是民主聖地,綠大於藍的地方,但是對於農舍管制,民進黨現任立委陳歐珀不吭一聲,完全自失立場。不過,這也是我挺身而出的機會。大家討厭國民黨,也不見得喜歡現在的民進黨,那麼就讓真正的農民出來,我們錢少,只有靠腿。我追垃圾車,大家出門倒垃圾,我為大家補充農業養分,我去各社區的廟口煮鹹粥,和老先生搏軟,請他們支持農民。我也去跑農用店,更深入了解農民的需求。

 

Image